酽酽

【箫朱/弃朱】鸳鸯锅

中午围脖热搜沙雕梗。

鸳鸯锅

关于鸳鸯锅,有一个故事。
在异(巴)度(蜀)魔(地)界(区),许多有经验的老魔,比如补剑缺,是不吃鸳鸯锅的。因为鸳鸯锅也被称为"阴阳锅",有人思念去世的亲魔,就会在半夜到天魔池外面(那儿阴气最重)支起一口鸳鸯锅。魔吃红汤,鬼吃白汤,吃完这顿火锅之前,阴阳两隔的魔鬼就能短暂相见。
银鍠朱武和萧无人说这段故事时,两人恰好在小舟上煮火锅。江上湿气重,烟雨朦胧里,银鍠朱武把汤烧得很香、很浓。萧无人在对面摆冷盘,就好像拼七巧板一样,左拿右放都不合适,两手认真地举着鹅肠和笋片在那儿迟疑。银鍠朱武见状,连忙抢过他手里的菜碟,随便摞起来摆好。又拿过他的油碟,随...

【千竞】红棉倏冷

给团哥补个生贺。把鬼途档豪药决裂时的千竞脑洞全上了,做如此想:"大雨将至满地潮湿,从前的电光火石;多年以后每段故事,原来结局都相似……得失离散总会又周而复始。"实在是无法可想鸭。


红棉倏冷


上、


那一刻,千雪只是觉得蔚为熟悉。
他拉住药神,向后疾撤。头顶圆幕仿佛乍然开了道裂纹,无尽的山崩石摧,朝人袭来。千雪冷下脸,狂舞刀锋。可心砰砰直跳,好像被一行冷电穿过,又细又酸的冰流,直达心里头去。
忍不住就喊了"先生"。
喊的谁,想不透。晚上回家陷进枕头里,把鞋随便蹬落到地上。他闭起眼,觉得多少不该想不该忆不该思量的旧事,冷不丁像一块沉甸甸的石头镇住胸...

【任酆】主人不爱酒

梗题来自@菊花插满头 老师的任月三十题。团哥是我心上人,我为团哥写作文。
时间线有点微妙的错误,题主揍我时再改。

主人不爱酒

酆都月在擦脸。
他还是少年,手法却已粗鲁。揩过耳根子、脖颈子、下巴壳,两指各拈一边儿。双手抖开,面巾轻巧地搭在老黄花梨面盆架上。
酆都月十二岁。现在,他有一张金黄色的容长脸盘儿。
他的眼睛,眼皮薄薄的,捺着两笔浓黑的瞳子。墨在金上,如画成的阿罗汉,琉璃塑身。便想起那日任飘渺写的一笔字,"忆君清泪如铅水",如今观来,竟远没有这样的奢靡。
寅卯交际,酆都月随任飘渺练剑。
时辰尚早,小山前晚云凝流,拂之未醒。一管碧月冰涌磨蚀,如残缺之笑影。昨夜,处处欢宴,欢...

【随丁】酒煞(上)

夜色妖朦,趁乱发半篇矫情受孝敬团哥。霜总后篇便威,全不用方。
伦理预警:路人LTP设定,慎点,慎点,慎点。
全文链见评论。

酒煞

K.P.

 

(一)

 

大侠怪盗的游戏,总有一个人要出演坏蛋:

独占一个小土包,耍两口铜锤在手,伴上哇哈哈哈的狞笑。几位正义人士便于山下饱饮烈酒,使尖刀、利斧、长戟、快剑,两相谋谟,包抄而来——

正义永远不会迟到。

坏蛋是个独技,孩子们互相推诿,绕了一圈,落到一个清秀细弱、姑娘似的男孩子头上。

那男孩眨巴着一双极黑亮的大眼睛,眼花儿乱飙。细细轻呵,唱戏也似:哎……我?

一个矮胖男孩接道:就你。快,赶紧笑一个给大家瞧瞧。...

血蜘蛛

难吃ei下药梗,ooooooooooooooooc,好在也不填了。就晾一下蕾蕾人。

八月,暴雨如注。

江水飞涨。县伯欲探水底淤泥几尺,铸两尊铁牛,被水吞没。

男男女女围视。

幼细的孩儿,不近人情,赫然指着铁牛胯下惊笑:它没有那个……

好迟疑,有点怕羞。

两岸景致若画。

铺展画卷,便见滔滔黄泛,赤如女体。耸动着,情欲勃发。

灾民三五成团,如落点墨,洒在老树、房檐、乱石上,披挂莓苔。家私细软,打着旋儿卷入涡流;奇景异态如老马下跪,沙鸥寄帆,写进志异里。

添两笔,果真是画——

镇河铁牛,总是阉牛。

种牛凶暴,古法讲“堵不如疏”,以暴制暴,绝无效果。阉割的牛,气力虽大,只识享用一栏草食。箪食瓢饮,好比君子。知足常乐,它不...

2018-06-12
/  标签: 赤俏
4

鲸鱼

练笔,1个傻逼脑洞。

赦生稍大一点以后,好奇心愈发强烈。有一天他问二枪:“黥武堂哥为什么绰号又叫‘鲸鱼’呢?”

二人同时喷了一下。但吞佛是一个内敛沉稳的人,这样的人决不许自己在背后编排别人,透露八卦也不可。于是假装耳屎塞到溢的样子,托着张死人脸,摆摆袖子走了。螣邪呢?他和黥武同天出生,黥武尿床穿开裆裤的时候他也不遑多让,要说秘辛嘛——其实也都是从长辈那里听来的。但既然是心爱的小弟在问,传道授业解惑,他螣大爷当仁不让。于是小声又小声,偷瞄瞄确认话题对象不在附近,方透露:“因为他小时候很能流口水。”

赦生是个很神奇的小朋友,虽然目不能视口不能言本来就面瘫,靠着那张梅花包子似的脸,居然也...

恕.